您的位置:首页  »  暴力虐待  »  调教林逸欣
调教林逸欣
「老师再见。 」「老师再见。 」站在校门口,看着孩子们一个个离开我的视线, 不由得松了口气这一天,终于又熬过去了,天知道每天看着这么多嫩嫩的小萝莉我是忍得多难受。 「李老师,能打扰您一下么?」正要转身回办公室, 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带着点嗲嗲味道的女孩声音 回头一看只觉得眼前就是一亮。 那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容貌十分的漂亮, 几腰的长发让她显得愈加清纯可人而她的胸前则有着一对和她那曼妙的身材有些不相称的高耸乳房, 看上去大概有d罩杯的样子。 隐隐的,我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孩。 「你是……」正要问,她的身后闪出来一个女孩, 冲我吐了吐舌头那不正是我班上的林逸灵么?那么这个……「您好, 我叫林逸欣是逸灵的姐姐。 」少女走到我身前,冲我伸出了右手。 林逸欣,林逸欣,这个名字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似乎有个演员叫这个名字吧……等等, 这么看起来难道她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师大校花?「哦, 你好你好。 」虽然心里甚是激动,可是表面上,我还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淡定的伸出手去和她握了握那一刻,我感到了来自她素手的柔软, 太舒服了这样的小手要是每天都能捏着,该多好啊。 「请问林小姐找我有什么事么?」「哦, 李老师这不还有几个月就该到升国中的考试了, 逸灵的成绩您也知道家里人都希望她能考一所比较好的国中, 想请一位老师来补习。 我父母半年前已经移居国外了,不过他们想让逸灵接受中国式的教育才没有把她也接过去, 我平时又比较忙都没有什么时间来指导她,我打听过了, 这所国小就属李老师的水平最好所以,我想请您做一下逸灵的家教老师, 不知道李老师有没有时间?」我的心勐地抽了一下, 父母都在国外这里只有姐妹俩么……口水快速的分泌着, 林逸灵本身就是全校有名的小美人虽然才十二岁却是出落得丰满靓丽, 而她姐姐则更是像一枚熟透了的果子一般甜美诱人……一个邪恶的计划 飞快的在我的脑海中酝酿着……「没问题 我晚上通常都比较闲这样吧,补习这事,宜早不宜迟, 不如今天就开始吧如果林小姐没什么事情的话, 等我下班带着逸灵和我一起回家认认门,今天咱们就开始补习。 」林逸欣本就是来找我补习的,当然没有意见, 下班之后先是找地方吃了个饭,然后,她就带着逸灵跟我回了家。 我的家,在市郊,父母留给我的独栋别墅,把姐妹俩让进书房, 给她们每人倒了一杯开水当然,是加了料的开水……当林逸欣醒来的时候, 四周的景色已经完全变了虽然依旧是在别墅, 不过现在她所在的地方却不是客厅而是地下室。 确切的说,是地下室的一张床上。 她的手和脚全都被套在了特制的棉套里,那些棉套柔软, 里面又有散热装置她完全不会觉得手脚发热, 当然这些棉套是被牢牢的固定在床上的,包括她的身体, 也是一样。 「李……李老师……这……这是怎么回事……」刚刚醒来, 意识还有些朦胧她用那双半眯着的美目看着我, 似乎还不太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哦,美女,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想跟你们姐妹俩玩一个游戏。 」我走过去在她的面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林逸欣立刻睁大了双眼,显然,这个过分亲昵的动作让她彻底清醒了过来。 「你,你到底要做什么!」「亲爱的, 不要紧张我说了,这只是一个游戏。 」我用手在她的面颊上轻轻的拍了拍,拿过一张纸和一支录音笔, 把那张纸举到了她的眼前「林小姐,我希望你能乖乖的配合我, 来把这纸上的字念一遍。 恩,我想想,要用什么语气念呢……恩,就是那种很真诚的, 发自内心的语气来吧对于一个演员来说,这没有任何难度吧。 」我看不到自己的笑究竟是什么样子,我想, 恶魔就是这么笑的吧。 「你……你……你休想!我就是死也不会说这种话的!」看清了纸上写的到底是什么之后, 林逸欣的俏脸立刻涨得通红只是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羞怒。 「你确定么?美丽的小姐?」我把一张医院用的推床推到了林逸欣的身边, 床上躺着的自然是她同样美丽的妹妹林逸灵。 只不过此时小丫头的药劲还没过,还在沉睡当中。 「有些时候,能睡着也是一种幸福,至少, 她不用承受那么多的恐惧你觉得呢?」从地上拿起一把斧子, 然后轻轻捏起逸灵的一只小手,对着林逸欣晃了晃, 「当斧头砍进肉体的时候那种血肉纷飞,骨头断裂的声音, 其实也蛮刺激的,只是不知道我砍到什么时候她才会醒来。 」说着,我扬起了右手的斧子,向着林逸灵被架在空中的小臂砍去。 「不!不要!」如我所料的,惊恐的喊声从林逸欣的口中传来, 作为一个姐姐她是无论如何不可能看着自己的亲妹妹在眼前被人砍断手臂的。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可是你要保证,你不能对我妹妹下手。 」她的语速很快,显然是非常的急切。 很好,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说实话,砍断一个小美人的手臂同样也不是我愿意的。 「那么好吧,林小姐,请乖乖的念出这张纸上的内容, 记住要用那种发自内心的诚恳语气来念,否则的话……」我没有说下去, 只是把斧柄探进了逸灵的短裙里来回的摩挲我想, 她明白我的意思。 「当然,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我保证, 我绝对不会对你的妹妹怎么样。 」「好吧……」她抿着嘴唇艰难的吐出这两个字, 然后闭上了眼睛开始深唿吸显然,作为一个演员, 她很明白要如何调整自己的情绪来让自己的表演更加出色。 片刻之后,她再次睁开了眼睛,美目之中已是眼泪汪汪, 不过 口中说出的话却显得无比的真诚: 「李翼是我的主人, 我愿意服从主人的一切命令。 」话音落时,两行清泪已经在她柔美的面颊上划出了一副屈辱的画面。 「很好,你是个乖孩子,不过,只是念念而已, 你不用哭成这样。 接下来的时间,我希望你会喜欢。 」把录音笔的耳机塞到林逸欣的两个耳孔之中, 然后我用烤软的石蜡把她的耳廓整个封住,再在外面戴上一个耳套, 确保她听不到外面的声音然后,是一个眼罩, 当然最后我也没有忘记在她的胸罩和超短裙下各塞上一个跳蛋。 初期准备完成了,接下来的,我的邪恶实验就要正式开始了……把林逸灵放到上面的房间捆好, 在接下来的四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林逸欣的身边静静的用手机看着书, 一开始的时候林逸欣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可是,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身体渐渐的开始不安的扭动, 只是她的身体被束缚的比较紧能够扭动的幅度非常的小。 这四个小时的时间,绝对是非常难熬的, 要知道我现在等于是封闭了她的视觉、听觉, 在没有什么特殊味道的地下室里嗅觉和味觉相当于被封闭了起来, 而触觉则随着被束缚的时间延长而逐渐迟钝下去 她的五感都在逐渐被封闭起来。 无声无光的黑暗静谧的环境,对于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来说, 可能是一个绝好的睡眠场所可是林逸欣现在绝对睡不着, 她只能独自处在那种静谧的环境里慢慢的熬着「人 有没有人谁都可以,谁都可以,不要,不要再让我呆在这鬼地方……跟我说句话……求你, 求求你不要再把我关在这里……」正当我看到入迷的时候, 一句低低的呢喃声传入了我的耳中。 看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四个小时零一刻钟, 林逸欣的精神开始承受不住了。 据说,在绝对黑暗的无声环境中,就算是铁汉也撑不过三天就会精神崩溃, 而这位大美女显然不属于意志坚定的那种。 按下录音笔上的开关,事先设定好的声音播放了出来, 说起来林逸欣应该对这声音很熟悉吧。 「李翼是我的主人,我愿意服从主人的一切命令。 」当这个声音传入她的耳朵时,林逸欣的身体勐地颤抖了一下, 随即泪水沾湿了她的眼罩,不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 渴求了半天听到的却是自己的声音,而且还是那种内容, 那种感觉应该不会太好吧。 设置好四个小时关机后,我悠闲的走出了地下室, 美女我去睡了,八个小时后,我会回来看你的。 呵呵……一觉醒来,天已经蒙蒙亮了,给已经醒来的逸灵喂了些吃的, 我再次回到了地下室。 林逸欣此时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身体还在不停的扭动, 算算时间她在听了四个小时奴隶宣言以后,又经历了四个小时的绝对黑暗。 不过这显然还不够,如果用十二个小时时间就能改变一个人的话, 哪还有那么多烈士。 依次打开三个跳蛋的开关,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欣赏着林大美女的娇喘呻吟。 哦,这可真是个美妙的早上。 早上到了学校,把我署名林逸欣的请假条送到了教导处备案, 上面写明了林逸灵的父母在国外出了一些事情 姐姐给她请了个长假带她到父母那里去。 老实说,我有点害怕,不过我害怕的并不是假条被揭穿, 而是我回去的时候林逸欣已经崩溃了。 不得不说,一开始进行的小测试是很有必要的, 四个小时这个时间很不错刚好够我周转,又不会让她崩溃。 当我再度回到地下室的时候,空气之中充满了一种淫靡的味道, 而这种味道的源头正是某位美女的裙底。 我注意到她整条短裙的下摆都有着干涸的水迹。 这个女人已经敏感到几个小小的跳蛋就能让她黄河泛滥么?哦, 应该不是应该是……在所有感官都被屏蔽了之后, 身体的感觉更加的突出吧。 再度打开录音笔,与上次不同的是,在播放录音的同时, 我给跳蛋更换了电池那三个要命的小东西再度嗡嗡嗡的振动了起来。 仿佛等这一刻等了良久,林逸欣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随即开始了痛苦与快乐交织的呻吟时不时的, 还能听到她在复述耳朵中听到的东西。 「主人」「服从」一个个充满诱惑的字眼随着她的呻吟声充斥着整间地下室, 我想我的实验,很快就会成功了……当夜晚再度来临的时候, 我解除了她所有的束缚那期间,我又把之前的程序重复了一次, 当录音和跳蛋再次共同开启的时候 她的嘴里已经不停的开始念叨: 「主人, 我会永远服从你……」「主人快……」「主人, 我要……」这并不奇怪在那无尽的黑暗中,她能接触到的就只有那句话, 她在听的同时开始下意识的重复并把它深深的印在脑子里, 再之后就是一个条件反射的建设过程,从最纯粹的角度看, 没有人会拒绝肉体的快乐而且还是一种异乎寻常的舒服感, 当这种舒服感伴随着她的说话而来的时候她就会不由自主的将二者联系到一起, 以至于当她再度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她的身体都会舒爽起来……实验, 到此结束接下来,是检验成果的时候了。 摘下耳套,细心的清理掉她耳廓中的蜡, 摘下耳机、眼罩床上的女人满眼都是迷茫,当她看到我的时候, 那种迷茫变成了迷醉然后,两团红霞飞上了她的面颊。 「你该叫我什么?」我按动了她股间那个跳蛋的开关。 「主……主人……李翼是我的主人,我愿意服从主人的一切命令……主人……」她的呻吟声充满了魅惑, 我解开她身上的所有束缚把她从床上扶起来, 长时间没有进食加上不停的挣扎与断断续续的性刺激, 林逸欣的身体已经非常的虚弱此时除了靠在我身上低低的叫着「主人」外什么都做不了。 抱起这个娇柔的美人,出了地下室,来到浴室, 这里我已经为她放好了一缸暖暖的洗澡水,当我解除她身上最后两件衣服的时候, 她的俏脸红到了耳根可是,她并没有反抗,只是娇羞的靠在我身上, 把脸埋进我的胸口。 新买的毛巾,柔柔软软,撩拨着暖融融的洗澡水, 在她粉雕玉琢的绝美胴体上肆意游移哪怕那些水花已经浸透了我的衣衫。 「一天一夜,饿了吧。 」从一旁的架子上端下一盘水果沙拉,倒不是我吝啬, 只是听逸灵说她的姐姐为了保持身材经常靠吃水果果腹。 只不过,今天这一盘的沙拉和往日有所不同, 沙拉酱并不是那种奶油般的颜色而是淡淡的青白色, 一股异样的腥味从里面散逸而出林逸欣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主人……这个……是您要求我吃的么……」她想要拒绝, 但在那之前她要知道自己主人的意思。 一昼夜的强制催眠已经让她如此听话了么?我用勺子舀了一勺青白色的浓稠液体送到她的嘴边, 「这是主人专门为你准备的你会慢慢喜欢上这种味道的, 尝一尝好么?」我并不想用太过强烈的命令语气对她说话, 那很可能会造成她的反弹。 她没有回答,只是张开那两片红唇,将勺子含了进去, 然后带着仿如品尝到琼浆一般的美妙表情把那些东西咽了下去。 「很好,自己拿着盘子,吃完它,我的宝贝。 」将盘子交给她,我抓着毛巾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肆意的游走, 把玩着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滑腻肌肤从今以后, 她就是我的了……把重新穿上一身水手服的林逸欣从浴室抱进卧室, 她的妹妹早已在床上等她了只不过,我并没有对逸灵那小丫头使用和姐姐一样的催眠, 我只是给她用了点药让她虽然清醒,却浑身无力, 什么都做不了。 哦,对了,忘记说了,她现在的姿势是我亲手摆下的, 双腿呈m字打开背倚在一堆抱枕里,眼神略有些迷离, 显然她还不是太清楚自己面临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状况。 把林逸欣放在她妹妹的身边,我用手轻轻捏起了逸灵的下颌, 「这个小妮子长得其实也很不错啊你发现了么?发育的也很早呢。 」指尖缓缓的下移,滑过胸腹,探进短裙里, 隔着内裤在她的下体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一旁的林逸欣看到这一幕,吞了一口口水,似乎想说什么, 却有没有说出口。 「好渴啊,听说女孩的汁水特别美味,而且还很解渴, 一直没有机会试试呢。 」指尖,勾住了逸灵的内裤,就要向一旁扯开, 就在这时候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腕。 没错,抓着我的,正是林逸欣,她的俏脸上写满了不安, 抓着我的手也在颤抖可是她依旧在抓着。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我缩回了手,用一种征询的目光看着她。 「主……主人……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不要动她……」她的回答让我微微皱了皱眉头, 一个反抗主人意志的奴隶么?看来对她的催眠程度终究是不够啊, 不过我原本也没打算就那么一次催眠就让她对我死心塌地言听计从, 那种事情只会出现在小说里绝对是不科学的……「你不想主人动她, 是么?那……主人渴了怎么办呢?」我带着几分不满的捏起她的下颌问着, 她有些慌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支支吾吾的, 也说不出什么来。 「既然你不想主人去你妹妹那里找水喝,那么, 就把你的水给我喝吧。 语气依旧严厉,心里却在偷笑。 「我……我的水……」林逸欣迟疑着,不知道该如何做, 我一把把她拉过来让她坐在床边,然后,撩起她的短裙, 把她的一只手引到了粉色的蕾丝内裤上「你不是小孩子了, 难道不知道要怎样才会有水么?」「我……我……我从来没有……没有过……」林逸欣的脸 红到了耳根。 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羞人了吧,虽然是……对……是……是在主人的面前, 可是……可是……「那你是说让我去你妹妹那里喝水了?」说罢 我也不给她反应的时间径自拽开了小丫头的内裤。 萝莉的私处逛街嫩滑,没有一丝毛发,白嫩的阴阜微微鼓起, 中间有一条嫩红的裂缝,看上去是那么的可爱, 我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不,不要……主人,我做,我做……主人, 你看……你看我在做了……」林逸欣很乖巧的坐在了床边, 大大的张开两条雪白粉嫩的大腿粉色的蕾丝内裤, 被她拽到了左脚的脚踝。 她的嫩穴,和她妹妹的一样美丽诱人,而且, 更加的湿滑是的,更加的湿滑,即使是在浴室洗澡的时候, 她的淫水也没有一刻停止过流淌。 在被剥夺五感的时间里,她的身体变得格外的敏感, 被那几个跳蛋折磨了那么久如今,当她的手指剥开粉嫩的阴唇, 按在那翘挺的阴蒂上的时候这个美丽的女明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淫欲右手的指尖, 在已经胀大如黄豆粒般的阴蒂上用力的揉搓我都担心她会不会把那美丽的小东西弄坏, 而左手的指尖则按在湿润的穴口用力的按揉, 点点水花随着她有些疯狂的动作而四处飞溅。 一个穿着水手服的清纯女孩,就这样坐在我的面前疯狂的手淫着, 我把她的妹妹抱起来放在腿上,坐在他的对面, 让那个浑身无力的小女孩尽情的欣赏着姐姐的放浪。 「不……不要……主人……主人,求求你……求求你, 不要让逸灵看……求求你不要让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在自己的亲妹妹面前手淫, 这似乎带给了林逸欣更大的快感淫水一波波的从嫩穴里涌出, 濡湿了她身下的床单。 「别废话,自己拿着,给我接水。 」把一个水晶高脚杯抛在林逸欣的身旁,女孩不得不收回揉着阴道口的左手, 把杯子凑到了阴户的下方而揉搓阴蒂的右手则是更加的卖力。 她的动作越来越疯狂,身体开始不停的上下起伏, 端着杯子的手也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是要高潮了么?还真是个很敏感的女人。 我握着逸灵的小手,附身前探,在林逸欣的注视下, 把那只小手按在了她的阴蒂上轻轻揉弄了一下。 「不……不————」随着一声长嘶,林逸欣的整个身子都紧绷了起来, 阴道中更是喷出了一股水柱直接就浇在我故意摆在她阴户前的亲妹妹的脸上。 强烈的潮吹足足维持了五秒钟,逸灵的小脸被她姐姐的潮水彻底冲洗了一遍。 当淫水喷尽之后,林逸心的身体无力的倒在了床上, 只是那个高脚杯还被她死死的握在手上生怕我去找她妹妹取水的样子。 我吧逸灵摆成双腿大张的姿势,放在她的左边, 自己绕到她的右边用嘴唇含着她的耳垂轻轻的吮吸, 对着她的耳孔不停的吹着热气她的身体好像反射一样, 每当一口热气吹入都会轻轻的颤抖一下。 「你,不是个好姐姐……」高潮过后的女人, 眼神之中一片迷茫她就那么望着我,张了张嘴, 却不知为什么没有说出话来不过我懂她的意思, 她是想问我为什么她不是一个好姐姐。 「给主人说实话,你自己摸的很舒服很舒服, 对不对?」她睁着茫然的眼睛微微点了点头。 「舒服是好事,对不对?」她又点了点头。 我满意的笑了,在感知阻断的调教中,林逸欣的神智已经有些混乱了, 现在高潮过后更是茫然到了极点,基本上,我说什么, 她就会做出最本能的反应吧。 「那你这个姐姐是怎么当的,这么舒服的事情, 难道不应该跟妹妹一起分享么?你太自私了!」我突然疾言厉色了起来 同时用左手轻轻捏住她的阴蒂开始捻弄……林逸欣的神色有些复杂, 有茫然有疑虑,有赞同,有痛苦,也有快乐。 「主人是不是捏的你很舒服?」我的舌尖继续在她的耳垂上拨弄着。 她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给你妹妹一样的舒服呢?主人答应过你不动你妹妹, 但是你可以你可以给她那种飘飘欲仙的舒服感, 是么?」揉捏阴蒂的手指微微加了一下力道 一声轻轻的呻吟从林逸欣的嘴里冒了出来。 我缓缓的把她的头扭到了另外一边,在她的脸侧, 就是逸灵大张着的双腿。 「乖,过去,给你妹妹一个无比舒服的湿吻。 她会喜欢的。 」我用手拨开了逸灵的内裤,把那鲜嫩的小东西呈现在林逸欣的眼前。 「你放心吧,主人不会对她出手的,只是由你来给她舒服。 这孩子吓坏了,需要作为姐姐的你给她抚慰, 乖快去……」在我颇有些魅惑的诱导下, 林逸欣的脸缓缓的凑到了妹妹的胯间,嫩红的舌尖伸出唇瓣, 似乎有些犹豫我又在她的阴蒂上捻了一下,她的身子一颤, 舌尖抵在了妹妹的阴缝上。 逸灵的口中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就是这低低的一声, 仿佛将林逸欣整个人都点燃了起来刚刚经历过高潮的她当然明白那声呻吟代表了什么, 快感一波一波的快感,她不由得回想起了刚刚自己身上那美妙的感觉, 两条嫩腿夹住了我的手开始轻轻的摩擦舌尖更是一下一下在妹妹的阴缝上舔舐……「主人……主人说的对……舒服……我要让妹妹也舒服……」她的嘴里不停的念叨着, 似乎要借助话语来坚定自己的信念。 是的,主人说的没错,这样会让妹妹舒服,对, 让妹妹舒服我做的没错……她的心里不断的重复着类似的话语 动作中已经不满足于简单的吸舔。 没用我废话,她伸出双手按住逸灵的阴阜, 将两片小小的嫩唇拨开露出小女孩那米粒般大小的阴蒂, 以及不足一支笔粗细的小穴口。 林逸欣疯狂了起来,她拼命的用舌头舔舐着妹妹的阴蒂十二岁的女孩在姐姐的疯狂舔弄下流出了也许是人生中第一滴淫水, 然后第二滴,第三滴……林逸欣疯狂的用舌头把挑弄着妹妹的嫩穴, 把流溢而出的淫水卷进自己的口中。 而逸灵早已被她舔的不停的呻吟,小脸上满是红晕, 原本米粒大小的阴蒂也在开始胀大直到比一颗绿豆还要大上几分。 她的呻吟声越来越高亢,原本无力的小身体也开始下意识的扭动起来, 快感在积聚而这种积聚在林逸欣将尾指插入逸灵稚嫩阴道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随着小穴死死咬住姐姐的手指微黄的尿液从小巧阴蒂下那个同样小巧的尿道口中喷涌而出, 也给自己的姐姐洗了一把脸。 我微笑着,用纸巾擦干小丫头胯下的水渍, 小丫头此刻微闭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脸蛋上充满了病态的潮红。 帮她穿好内裤,随手放了颗最小号的跳蛋在她稚嫩的阴唇之间, 让那快速的振动继续抚慰着女孩。 我则抱起林逸欣,静静的坐在床上,端起盛满她淫水的杯子细细的品尝少女的美味。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她清醒过来, 等待她明白自己究竟都做了什么……。